用户登录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塑料薄膜: BOPP | CPP | BOPET | BOPA 胶带产业: 胶带膜 | 丙烯酸及酯| VIP 专区 彩印专区: 新闻 | 技术 | 分析 | 行情 | 政策 国际频道
塑料原料: PE | EVA | PP | 粉料 | PVC 溶剂油墨: 醇类 | 芳烃 | 酮类 | 醋酸及酯 软包基材: 双拉 | 流延 | 镀铝 | 吹膜 | 阻隔 原油专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BOPET >> 塑膜网评 >> 正文
首页
BOPP
CPP
BOPET
BOPA
PE
EVA
PP
PVC

BOPET:新阶段、新格局、新秩序

更新时间:2019-04-09 10:04:13 来源:中国塑膜网编辑部

 

-----在更高的视野,看破事实的真相,打开被困扰的局面,迎风顺势而为。

 

BOPET:新阶段、新格局、新秩序
 
2018年BOPET市场盘点
2018年上半年,聚酯市场高景气背景下,产量继续高速增长,到了三季度,随着极端行情的冲击,以及外围市场的影响,聚酯负荷出现了明显的回调。不过全年来看,聚酯产量增速依然达到11%附近。
 
2018年,聚酯膜市场行情跌宕起伏,吸人眼球,产业景气度提升,普通膜产能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以直熔拉膜法为例,2018年12u常规BOPET普膜均价12100元,高点15500出现在9月中旬,低点10300出现在12月底,平均表观现金流3550元/吨。
 
2018年一季度聚酯原料成本较之2017年底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然而BOPET产品展现出了非常强的抗跌性,其现金流利润都达到了一个近几年非常高的水平。3-6月,12u普膜现金流一直稳定在4000元/吨附近。6月后期BOPET下游、终端局部开工的确有所下降,但在聚酯膜价格上涨过程中的产品升值带来的投机性需求增加支持,整体聚酯膜需求不降反升。7月底的PX-BOPET行情一反常态,聚酯原料在成本、需求及外力的多重驱动下价格强势上涨,尤其是PX-PTA价格更是涨至2014年以来的新高。究其原因,主要是PX-PTA两者自身产业供需关系的持续性改善以及叠加人民币贬值的因素。
 
7-9月的PTA上涨行情,表像是供需偏紧造成的。恒逸石化和荣盛石化的联营企业逸盛石化虽然作为PTA生产商,但是从7月下旬开始,企业以每吨200元至300元的加价幅度向市场回购PTA现货。PTA期、现市场高达千元的价差,无疑为市场提供了充分的做多理由,于是资金进场“填坑”。PTA单日成交多在100万手以下,但是8月日均成交量已增至436万手,故推涨期货价格的主力以日内资金为主,并不是真正的实体需求。
 
        在进入11月以后,短短不到两周,聚酯普膜价格呈现连续性快速下跌,不断破位的走势,12u普通膜从9月最高的15500元/吨附近一路下滑到10100元/吨上方位置。 随着整体经济环境的变化,市场需求陷入低迷,下游工厂生产空间压缩到极致,采购意愿大幅下滑,BOPET在持续的下跌过程中,下游采购需求更是萎靡不振,实际订单稀缺,加上四季度资金面偏紧也限制了下游工厂的采购的意愿和能力;另外,出口市场8月下旬开始也逐步走弱,国外市场需求低迷,虽国家上调出口退税至16%,企业也在积极寻求出口订单,但四季度整体进一步走弱。内忧外患双重夹击之下,至2019年春节前市场对BOPET市场的需求预期与采购活动都偏低迷。十月以来的跌价不仅未能促进销售,持续跌价更多的损害了行业信心,且持续跌价的贬值损失对上下游都已经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BOPET产业从成本面到供需格局乃至下游运行,均呈现偏弱承压的态势。
 
行业高景气度,需求淡旺季打乱。
2018年1-3季度在下游镀铝、彩印、离保整体销售较好,生产积极性较高下,聚酯膜库存一直控制在较低水平,企业生产效益较好,3季度淡季变旺季,BOPET供应略偏紧下整体负荷高位维持;4季度随着绝对高价位原料贬值风险加大,终端市场货走货不畅,订单价格谈不拢,对高价BOPET的接盘积极性大大走弱,终端减停产增加,BOPET工厂库存回归后现金流大幅压缩的同时,高位库存贬值严峻。
因需求的淡旺季打乱,BOPET产销表现为明显的两头低中间高。年初因春节累库,在节后需求带动下迅速去库存,且去库存力度和速度都要快于往年,直至7月份BOPET库存持续偏低,较长时间中BOPET工厂出现负库存运行;4季度因为3季度需求提前透支影响和BOPET膜价快涨快跌,部分BOPET工厂出现累库存。

 

 

中美贸易战,促使终端整体订单提前。
2018年初,中美贸易出现纷争,起初从美国特朗普总统抡起大棒敲打中国贸易政策开始,造成资本市场风雨飘摇,股市大跌,让市场印象深刻。
 
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将于9月24日起对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0%,并将在2019年1月1日起上升至25%。由于增收税费的产品名录中包括了大部分纱线、服装面料等纺织类产品。这个25%的税率,无疑对出口到美国的纺织相关企业均有冲击,中国出口美国的纺织相关产品主要以终端服装为主,而服装从纺丝、织布、印染、成品到出口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因此,在美国政府宣布征税后,为了减少被税风险,也促使部分终端企业提前做订单安排,俗称赶单。这也促成了淡季终端需求强劲了假象。
 
如果你不关心股市,生活似乎也没什么大的变化,聚酯、尼龙市场也没有受到冲击反而依旧非常美好,其中1-9月期间,PTA、CPL价格在2017年的基础上维持稳步上移,行业盈利依旧丰厚,BOPET得益于今年较好的包装膜需求推动反应均较好,聚酯膜库存偏低,效益面反应都不错!而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自从10月国庆节后,市场氛围开始急转直下,原油、PTA等化工品一路走低,各种化纤产品价格行情由此开始调头向下,BOPET厂家订单萎缩,由此也进入了降价去库存通道,量价的收缩最终传导到BOPET厂家。10月份开始聚酯12µ普膜价格急速下跌,单月跌幅逾2000元/吨,膜厂减价吸单以达到市场产销均衡;25-75µ普通厚膜由于离型保护膜类产品需求下滑,价格跌幅超12u。从一系列反应看,BOPET市场终于被全面影响到了。
 
特朗普对中国贸易战的第一枪大概是敲打原油,作为原油产业链的其中一环,如果原油纯苯、PX大跌,下游己内酰胺、PTA和聚酯膜、尼龙市场是没法走独立行情的,必然不得不考虑降价。第二枪就是直接针对需求面而不是上半年的光打嘴架,怼股市,特别是第二轮9月24日这次征税把纺织品也纳入其中,直接对聚酯和尼龙的需求带来承压,10月份下游订单下降也就不奇怪了。其中第一轮.从8月23日对从中国进口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这波主要集中在机械设备、电子设备、运输设备、医药等高端制造业,当中尚未涉及纺织品和化工。但是第二轮.从2018年9月24日,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额外关税,暂时定为10%。这波高端制造继续成为美国第二轮征税的主要对象,但是化工品、塑料制品消费品也开始进入征税范围,最重要的是纺织服装、鞋帽等也进入征税范围,这对聚酯、尼龙产品影响应该讲是非常大的;第三轮、2019年1月1日起,关税的增收水平上升到25%。这波尚未实施,具体影响还不明朗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初步判断应该是对中国2019年一季度的订单会有影响,但难免目前已经提前对市场信心有所压制,造成2018年四季度客户不敢做库存,大多刚需采购。
 
    总体看,中国的传统基础材料市场难免被中美贸易战影响到了,塑料薄膜制品市场价格环比下降不少,短期似乎继续还将承受这压力,但是世界贸易发展的总体趋势依旧是开放,双赢,近期中美贸易战已经没有进一步再升级的迹象,原油价格的探底也冲击到了原油生产商的核心利益,聚酯、尼龙市场在原料供应商大面积积极减量下可以初步缓和市场压力,进一步下跌形势实际也不必过分悲观了。

 

 

聚酯行业景气度达到高峰,行情波动加剧引发产业上下游一系列连锁反应。
2018年的聚酯行情可谓是跌宕起伏,先是聚酯瓶片因海外需求缺口和国内旺季因素综合影响下价格一度拉升至11000元/吨以上,现金流效益创下了历史新高。从三季度开始,PX,PTA一路上涨,PX-石脑油价差最高逼近700美金,PTA加工区间最高超过2000元,将聚酯产品价格被动拉升至年内新高,但在成本攀高,同时产销走低的影响下,聚酯工厂高价难以维持,减停产装置不断增多,引发各界人士关注。。
 
BOPET价格上半年窄幅震荡,下半年大涨大跌,现金流利润被压缩

上半年产销两旺,价格区间小幅震荡,普膜现金流始终维持在3800-4100元/吨水平。主要在于聚酯原料价格相对平稳,下游采购也无操作风险可言,采购备货计划性明显,BOPET膜厂对于原料成本的锁定也易于操作,利润空间稳定;下半年大涨大跌,除外部原料因素外,内部主要围绕需求淡旺季打乱而展开,7-9月淡季不淡,BOPET国内供不应求下价格上涨,但外贸却随着价格走高,外销量走低,而10-12月旺季不旺,国内需求被提前透支下累库下跌,出口贸易量随着价格走低出现回暖。

 

 

上半年波动有限,年内高低位分别出现于下半年的9月中旬和12月底,2019年12μ高低位相差5400元/吨。2018年下半年的波动明显大于2017年,这种情况是由多种原因共同影响产生的结果,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聚酯原料端的带来影响,2018年下半年PTA演绎了一把疯狂的行情,在行情演绎过后留下了一个不平衡的市场,波动其实也是市场在自我调节与修复。
 
2018年是原料端较为强势的一年,因此聚酯成本也是节节升高,在生产成本的影响下,BOPET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因此相比2017年要高出许多。
 
1-3季度,产业链整体景气度提升的过程中,下游端产品如镀铝、彩印、离保等的旺季已经提前于2017年启动,聚酯膜再加工环节表现出来了良好的盈利能力;而4季度,随着2018年国内经济走势下行,在终端开工不高下,BOPET供应出现了宽松,现金流利润被压缩,尤其12-75μ普通类薄膜,下游镀铝行业综合效益也出现有亏损。

 

 

聚酯膜暴涨暴跌,市场避险情绪加重。
BOPET普膜7-8月暴涨4000元/吨,在此期间,一些偏贵的BOPET转移、哑膜、高亮、热封等产品虽然也在上涨,但整体涨幅明显少于普通包装膜,在普膜涨幅超过2500元/吨过后,买方从积极追高到趋于谨慎,并逐步倾向于按需采购,以稀释高价聚酯膜备货的风险。9月中旬BOPET开始加速下跌,这种倾向操作增加,下游厂家刚好在8-9月完成了10月备货。十一长假后,BOPET加速继续暴跌,彻底浇灭了下游生产的积极性,开始大幅减产,进一步倒逼BOPET价格下跌,而下游厂家高价聚酯膜基材库存仍有积压,面对不断走低的行情,市场贸易商、下游镀铝加工企业看空情绪较浓,陆续提前低位布局空单。

 

 

聚酯行情经历了大涨大跌。12月初,在G20释放的中美贸易矛盾缓和和原油OPEC+非OPEC减产消息刺激下,产业链有所反弹,提升了不少下游的投机性预期和生产积极性。在12月初聚酯普膜降至10400元/吨低位之后,市场有过阶段性的产销火爆过程,BOPET库存在上下游之间进行了流转,但没有被真正意义上的消化。
 
再看当下,BOPET普膜已经跌至万元关口上方,逼近2018年1月份的低点,创年内新低,聚酯膜利润也多数压缩至年内低位,但利润依然丰厚,并且近期的快跌,让买方对于底部的判断更加迷茫,少做依然是最佳避险方式。
 
在行业处于普遍悲观情绪的现状下,无直接因果关系的其他利空因素对市场心态的影响也会放大,比如原油暴跌,股市、大宗商品持续低迷,房价下跌等等。这系列的影响,也导致了买方市场的悲观情绪更明显。
 
综合来看,需求如此,不是某一个原因、某一个偶然事件导致的。当下的低迷需求,也不是短期以内某个因素刺激可以扭转的,下游利润微薄、资金回流受阻,也对2019年1季度的生产或者备货等造成影响。

 

 

淡旺季特征不明显,原料直接左右聚酯膜的行情价格波动
在做周期性行情预测时,我们往往会参考历年的价格曲线,因为过往的淡旺季、行情波动周期都有着高度的相似性,这对下游企业采购备货有着非常遥遥的意义。但在过去的2018年里,传统的规律被打乱,下游采购风险系数上升。
 
PTA在经历了2017年的阵痛之后,2018年6月底,PTA全面进入去库存通道,良好的基本面形势下,资本市场大量资金涌入期货市场对PTA进行投机炒作,由此拉开了2018年PTA行情疯狂上涨的一幕。此时BOPET本该是传统的消费淡季,在原料成本推动下,上演一天上涨数百元的故事,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作用下,下游厂商也是腾出资金大肆追高囤货,颇有追赶2010年高潮之势。但到九月,随着聚酯基本面无力支撑疯狂的行情,获利之后的资金快速推出期货市场,留下聚酯行业内一地狼藉。PTA期价指数连续跳水、现货结结走低、BOPET高价位入手货源大幅亏损。
 
但在进入4季度后,本该是传统的BOPET消费旺季,却进入了年内的最淡的季节。当然3季度的行情大涨,严重的透支了后期市场是导致4季度消费低迷的主要原因。
 
普膜生产集约化,企业巨头化
在BOPET行业经历了2011年之后漫长的亏损期,国内产能也进入一个缓增长阶段,业内各企业不再一味追求高产量,转而投资技术门槛较高,产品附加值也更高,市场相对较小的高功能薄膜产品,常规产品的生产供应主要集中在以直熔拉膜法为代表的企业里。

 

 

其中产能最小的也在10万吨/年,产能最大的高达50万吨/年。在这6家直熔拉膜企业里,上市或集团有其它产业上市的占到4家;恒力、荣盛的大炼化项目也将于2019年先后释放威力。
 
BOPET膜厂价格主导权加重
由于常规产品的生产供应主要集中在以直熔拉膜法为代表的企业里,这里面数家企业自己都掌控者PX、PTA等原料的生产,并且在PTA期货的交易参与度极高,对原料行情的把控性也越来越明显。供应方面,由于普膜产能过于集中在这些企业,下游厂商采购选择面狭窄。过往几年,在BOPET行业全面亏损阶段,下游体量较大的镀铝、彩印企业、贸易商在采购活动中往往都是BOPET膜厂不可忽视的香饽饽,而从2018年3季度以来,BOPET常规产品供应开始趋紧,基材消耗大户也面临采购的尴尬。膜厂在对待大客户和中小客户订单已经没有明显的价格差别,交货期也很难有一定的保障。
 
由于传统淡旺季的打乱,普膜供应又过于集中,膜厂价格主导权的加重,膜厂在确保自身既得利益的情况下,聚酯膜价走势将紧跟原料成本变化。
 
华南市场有待补充,本地化生产供应或成现实
一直以来,中国国内BOPET生产供应多集中于华东地区,虽然北有恒力的康辉石化、福建有百宏生产BOPET,但更多的带有区域色彩,由于物流成本等主要因素的限制,华楠、华北很难有效的进行BOPET跨大区销售,反倒是华东BOPET膜厂因为地域上的相对优势,产品对南北两地都有很好的覆盖。华南,尤其是珠三角和潮汕地区作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沿,其薄膜再加工、贸易量在国内比重非常大,据塑膜网跟踪调研,珠三角、潮汕两地都有望近两年新增BOPET项目,并配套相应的原料聚合装置,以填补地方生产供应的空白,届时国内BOPET区域化生产销售的特点将更加明显。
 
膜企综合效益继续改善,行业重归景气周期
经历了2011-2017年间的行业亏损之后,2017年4季度,BOPET行情向好,现金流大幅提升,聚酯膜企整体经营效益出现明显改善。

 

由于包装需求的带动,以及近年常规普膜没有明显增量的情况下,常规普膜的现金流得以逐步提升和巩固。以直熔法12u为例,上半年现金流维持在3700-4000元/吨,下半年因为原料的剧烈波动,以及年底需求的偏低迷,造成加工费的萎缩,但也固守在2500-2800元/吨。烟包转移膜和光伏背材因为供需保持稳定的关系,其加工价差也小有变化。
 
但需要注意的是,一旦19年BOPET常规聚酯膜产品效益继续扩大,部分前期蛰伏的上线计划又将被激活。考虑到BOEPT项目将设周期在18-24个月,因其行业的景气周期一般只能维持24-30个月。
 
BOPET企业利润明显改善,但下游加工,尤其镀铝膜行业整体现金流有所萎缩。2017年普通镀铝膜加工费还能维持稳定在1200-1300元/吨,但进入2018年,CPP镀铝膜需求的萎缩,BOPET产能不断释放提升,铝膜竞争加剧,普通PET镀铝膜加工费被压缩至900-1000元/吨。

 

        

BOPET厚膜将面临市场竞争压力
近几年,25-75µ的厚膜与12µ的常规薄膜价格几乎相当,走势也保持着一致。2017年,因为离保产品的需求大增,25-75µ价格一度比12µ高200元/吨水平,但随着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下行调整阶段,电子消费类产品消费也步入低谷,相关离保膜的需求也随之下滑。2017年4季度,华东一大型膜厂三条8.7米宽幅线满产厚膜,订单都交不过来;但到了2018年4季度,该膜厂一条线产厚膜,订单却还接不满。与此同时,25-75µ价格已经比12µ低200元/吨。

 

也正是因为2017年3季度之后厚膜的畅销,在较为可观的现金流效益吸引下,2018年2季度之后,国内各个膜厂新的BOPET项目绝大多数都集中在50-250µ这个厚度范围,产能高达30万吨,投产时间也相对集中在2019年底至2020年秋季之间。在如此狭窄的时间段里,投产密度之大,远超市场需求增长量,无疑将给BOPET厚膜带来巨大的经营压力。

 

黑天鹅翱翔成群搅动,包装材料行情跌宕起伏
BOPP产能作为双拉薄膜产能老大,却朝不保夕,厚膜已经无加工费概念,现金流在18年2季度被压缩至700-900元/吨,下半年持续糟糕的局面,一年之前在BOPP呈现出近几年最好光景的时候,谁又能想得到今天的局面。BOPA也到了退潮之时,2018年后期也将是BOPA新产能释放集中地阶段,市场或在2019年2季度重蹈2011年后期BOPET覆辙;暴雨未及,乌云已经压境,不知道我们的BOPA做好的迎接困难周期的准备没有。
 
    BOPET当下形势就好得多,但却不能一俊遮百丑。人民币持续贬值下,聚酯原料美金成本上移将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内盘买气,但拐点出现在2018年四季度。聚酯的供需在下半年景气程度或不及上半年。6月以来,终端局部开工的确有所下降,但在BOPET价格上涨过程中的产品升值带来的投机性需求增加支持,整体聚酯膜需求不降反升。其它光伏背材、碳带基材产品由于供应的增加,其现金流都有压缩。在前几年国家对新能源、新材料巨额补贴过后,行业生产加工能力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但也催生一批挂羊头卖狗肉的骗补的企业和个人。2017年,国家逐步减少对新能源、新材料的补贴,尤其光伏市场需求在2018年呈现下降之势;经历了6年的膨胀式发展后,加之一线城市的限购措施,2018年后期,中国的汽车消费市场也步入了瓶颈期;楼市更是进入寒冬,在改善型住房井喷之后,楼市只剩下小年轻们的一点点刚需,但高房价之下,加上购买条件的限制,新房交易量还将大幅缩减,随之而来便是对家电等产品需求的减少,这一点我们已经在看到了。2018年,苏州三菱逐渐减少扩散膜、增亮膜等光学膜的生产;BOPP电容膜企业负荷下降,开工率不及2012年鼎盛时期的70%。
 
   原油价格不稳定性增加,或成为主要风险,原油具有特殊性:它既是大宗商品之王,需要扎实的供需分析,同时也具备很强的政治属性色彩;它的作用方式和方法带有商品的属性,同时也带有很强的金融属性。经济增速放缓时的全球贸易摩擦格局也会持续,会影响原油需求,继而压低油价。2019年上游聚酯原料主要关注的是炼化装置以及煤制乙二醇装置的投放,而PTA上的新投计划则预计推迟执行。2019年,PX方面主要看点在恒力和浙石化的装置投放。BOPET释放的新产不多,仅有的几条功能膜生产线投产时间出现在1季度和年底,全年大部分时间常规普膜供应都将平稳,常规普膜将继续点亮19年BOPET市场。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或将影响终端产品的出口,成为整个薄膜产业链的潜在风险;需要重点关注中美贸易摩擦对国内经济、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文简介 | 英文简介 | 网上订阅 | 企业建站 | 联系我们 | 相关法律
本网站内容归 中国塑膜网版权所有2006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摘编及建立镜像,违者必究法律责任。

本站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x768 京ICP备06062046号

主编:何伟   手机:13520579751  邮箱:hw@pfchina.cc